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梅儿心语

逐云听风

 
 
 

日志

 
 

一个站在废墟上用灵魂说话的诗人  

2012-04-13 00:26:22|  分类: 写意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疾逐云雨,静听秋风”。这是本书作者白立先生挥笔在《一个被漠视的诗人》一书中赠予我的签名。这句意韵深刻的诗句却在不经意间彻底的把“我”写进。更是我每一次阅读前必先深入骨子里的文字。也正基于此,我更喜欢在深邃的静夜手捧这本来自诗人心灵深处的自语,它给人以安静,深刻......

       之所以称其为一个站在废墟上用灵魂说话的诗人,是因其每一首诗都近乎抛弃了所谓现实中所定义的条条框框,什么格律和韵律在诗人的笔下已不自觉得成为一派。那种不失诗风和诗韵的洒脱和超乎现实的灵性,总是用挚真质朴的语句说着一首首耐人寻味儿且通俗易懂意蕴悠长的诗。

       白立对诗的感觉很透彻,是属于那种现实之外的,真实意义的写实。他丢弃所有华丽的词藻,更不去可以雕刻诗的句子,而是用最简单近乎口语的话儿说着诗的寓意。简单意义上说,白立是那种完美主义诗人,在他的诗文里你永远读不到“造作”和仅为写诗而写诗的那种意向。不管是某个人或是某件事甚至某处景致,他属于那种自由散漫的诗者,或许,他的灵性和内心所具备的洒脱而形成的这一特立独行的诗风吧。

       说真的,如若不是细品他的诗句,你总会有种说不出的感觉。似无病呻吟地自言自语说着自己的话儿。可一旦静静品味,便嚼出了味道儿,在不知不觉中被他的思想引领着切入诗的内核。就像他在《年老的鸟》中写道:我注视着一只鸟/思索着/自己可能也曾想象/是一只鸟/在自己的早年/确实有飞翔的欲望/我抬头看见一位老者/想象他就是一只年老的鸟/翅膀蜕化成一只拐杖。仅此诗句,你就会联想到多么辽阔的境界啊。干净的蔚蓝的天空,总有一只鸟儿携云飞过...此刻,我不禁在他的诗句里想起了海子,那简单却传诵于世的“从明天起/做个幸福的人/喂马/劈柴/周游世界/我还要在海边建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诗人的视角和感观总是与众不同的,在近乎全人类都可以言说的世界里,能用文字堆砌语言,再把它形成诗风的文字表述出来,恐只有诗人才能做到如此透彻和纯粹吧。由此,你怎会不为之“另类”的思想所折服。

       于人于诗,白立是那种纯粹意义上的现实派写实的诗人。

       在他的诗句里总能追随他的思想,很透彻,很安静......

       在本书中,我从简短的诗句中可以想象诗人作诗时的模样。时而静溢如一溪清泉,时而奔放如野马,时而安静幻想,时而追古论今踏着历史的歌声诉一曲关山之外的铁马战争...于是他在关山之外说道:“关山是秦岭的一个另类/秦汉时的明月映照过/这个古时的养马场/关山便久存着一个战争的梦想。安静时则把思想放进一处让人抚着他的疲惫走近他,静听他怅然又些许清愁的思绪,正如诗人在《我时常...》一诗中:我时常坐在河边看天空/想一些不相干的事儿/冬天看野草生长/我时常在夕阳里等候/等候她如期而至/野鸟和云都围在我身旁/我时常在悲伤时来到山中/呐喊在空旷中消散/看山中树绿了又黄/心的欢快与悲悯格外分明。如此怅然又充满幻想的诗句,只有诗人深入到生活的内核才能写的如此纯粹。而我们读到的却是与诗人能在一起共鸣的思想。如此说来他又何尝不是一个成功的诗人。

       白立在更多的诗句里把自己近乎裸露的灵魂展示给所喜爱他的读者。他敢于剖析自己,更敢于把生活的现状和现实的人生写进文字。这不能不说是一个诗人所具备的高尚品格。他完全抛开尘世的浮躁,用灵魂和质朴写进自己,写进生活。难怪诗人伊莎自诩:白立是“中国最勇敢的诗人”。

       在诗人众多的诗文里,我更喜欢用女性的视角审视他的诗作,那一首首深入我骨髓的诗文如《父亲墓前》《柳如梦境》《我的梦沉浸在乡村》等,这些诗句读来总能让我寓意深长地切入其内核......

       诗人在《父亲墓前》写道:“我时常在寻思/一座座墓碑前/狂风暴雨时常地坠落/可它为何怎么也惊不醒/父亲安然的灵魂”。这首简短的诗让人从他简朴的文字里读出了深邃,那种对父亲的哀思恐怕只有文字最明了了。在《柳如梦境》一诗中,我又看到了另一个白立,他含蓄却总有一种向外的张力,对情对景...“仅是一棵柳/我却在蓝色的黑夜/看见柳的容颜/醉成一树风景”。这个关山之外的西北汉子,身处繁华却向往乡村,他透彻的在《我的梦沉浸在乡村》一诗中写道:“乡村没有门牌的号码/自由如天上的鸟儿/冬日的烟斗/吧嗒吧嗒着悠闲/苦难渐渐消瘦/乡村的土地上/生长很多动听的故事/一些故事的开始就是结局”。多么纯粹呵!诗人总能将文字注以灵魂,让它们在读者面前成长为有思想的精灵。

       于白立而言,他把写诗当成了一种高尚的“玩”。诗人伊莎曾赋予他更贴切的殊荣。白立是那种具有“闲人气”,“浪子气”于一身的玩家。他除了把大把的时间用在饱览群书就是用独特的视角挖掘新人,让更多喜爱文字的墨客走进这个远离诗歌却又盛产诗歌的时代。而伊莎则把这位用灵魂说话的诗人定位在当代生命里最高级最幸福最灵魂最具有归宿感的玩家。

【一个不折不扣的的玩家】

  评论这张
 
阅读(191)|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